pc28模式

【pc28模式 】【在线开户网址: PC28.com】██【复制网址访问】█【有北京28,pc28,蛋蛋28,加拿大28,高返水】█【正规信誉大平台】█

时间: 2019-11-12 06:08:54 pc28模式 热[we28sfbrre]度:99℃

【pc28模式 】

好好的睡一觉。将手机关机,座机拿起话筒放到一旁,再把外衣一扒,张少宇一头扎到床上,裹起被子蒙头大睡。   这个时候,床似乎就是最温暖的所在,比任何温柔乡都要来得舒服。迷迷糊糊的,张少宇沉沉睡去。眼前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,什么也看不到。正疑惑自己这是到哪儿了,眼前突然白光一闪,跳出两个东西来。   一个穿白衣,一个穿黑衣,穿白衣那个,舌头伸得老长,模样可怖!两人手里都拿着链子,向张少宇扑了过来。   “我靠,黑白无常,来得这么快?”张少宇大惊失色,偏偏这个时候,口不能言,身不能动,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两个鬼差向自己扑来。   就在将要触及他身体的时候,突然又是一阵白光,晃得人睁不开眼睛。再睁眼时,却发现又来到了另外一个地方,宽大的舞台,下面坐着千千万万的观众,灯火通明,如同白昼。   一个漂亮的洋妞,捧着一个盘子走到张少宇面前,那里面,放着一尊小金人,上面还印着一些英文,看不懂。倒是下面的观众,突然放声欢呼起来,声震云宵,着实把张少宇给吓了一跳。   突然场景又是一换,来到一片鸟语花香的地方,山青水秀,绿树成荫,张少宇正看得云山雾罩的时候,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呼唤:“少宇。”   猛得一转身,发现离自己不远处的一个地方,站着一个美丽的女子。长发披肩,秀色可餐,不是赵静是谁?此刻,她正笑颜如花,缓缓向张少宇走过来。   正当张少宇张口要叫的时候,谁知那女子突然摇身一变,竟然是张莉!张少宇吓了一跳,心想我这是在哪儿啊,不会是到了异界吧?   刚想到这儿,张莉又变了,这回是杨婷瑶!   完了完了,我一定是已经死了,到了阴曹地府,不对,我应该是上天堂,对,一定是到了天堂了,所以才有这样的幻觉。   如此种种的怪梦,接踵而至……   赵静刚从湖南电视台的大楼出来,正拉开车门要上车,身边突然响起一阵刺耳的喇叭声。谁这么没有公德,在这儿按喇叭?   回头一看,发现是一辆加长的凯迪拉克黑色轿车,多半是什么爆发户,这点素质都没有。在心里面鄙视了一万遍之后,赵静就要上车。   “赵静!”居然有人叫她的名字,赵静回头一看,那辆轿车的车窗摇了下来,一张俊俏的脸露出来了。这不是李丹吗?听张少宇说,这家伙在广州貌似混得不错,还真是一个暴发户。   把车门一关,赵静笑着走了过去,前前后后,仔仔细细看了他的车一遍,笑道:“我说李丹,你可真是一副山西煤老板的嘴脸啊,有钱一定要这样花吗?这车值多少?”   “不多,几百万吧。”李丹随口说道,似乎有心事,脸上面无表情。   “嘿嘿,暴发户,你有张少宇有钱么?人家开的可是五十几万的宝马车,哪像你?”   李丹拉开了车门,对赵静说道:“来,上车,有事找你。”   赵静如言上了车,李丹让出自己的座位,往里面挪了挪。一上车,赵静才发现,这车里面竟然十分的宽敞,简直可以当成一间房间了,靠,居然还有酒柜!   “你不是在广州吗?怎么跑长沙来了?”赵静问道。   “妈的,我这半年就没有安生过!人都他妈瘦了一圈了!”李丹满杯心事,愤愤的说道。   赵静见他这样子不对劲,以前认识的李丹,成天嬉皮笑脸的,这有钱了,性情也变了?   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情?”赵静问道。   李丹来了精神,侧过身子,郑重其事的问道:“赵静,我问你一个问题,你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。”   “说吧,搞得这么严肃干什么?”赵静有些疑惑。   “当初,你是不是陪少宇去一家医院看过病?”李丹小心翼翼的问道。   赵静仔细的回想着,喃喃的念道:“好像是吧,已经过去一年多了,记不太清楚了。”   “靠,千万得想起来,事情紧急啊!”李丹像是真急了,双眼之中,满是期盼的目光。赵静虽然调皮,可隐隐觉得事情很重要,要不然李丹不会急成这个样子,更重要的是,这件事情跟张少宇有关。   所以,她也不免有些紧张,仔细的回忆起来。好像在一年多以前,张少宇的确有一次胃痛,是自己送他去医院的。至于是哪家医院,这个……   李丹紧紧盯着赵静,心里忐忑不安,这半年以来,他一直就没有痛快过。他怎么也想不通,以前身强体壮的张少宇,怎么就会突然一下子得了癌症了。而且看他的样子,也不像是得了绝症的人啊。   这半年里面,他在广州找过许多医学方面的专家,仔细询问过这件事情,越来越觉着蹊跷。正好,前两天张少宇回到长沙以来,给他打了个电话,那意思,有些像交待后事。李丹一急,丢下生意不管,一头扎到长沙来了,说什么也要弄个明白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。   “呀!我想起来了!”赵静突然一声尖叫。   “啊!太好了!在哪儿?”李丹大喜,赶紧问道。   “不过我忘记是哪一家了。”赵静双手一摊,无奈的说道。   李丹急得几乎背过气去,这什么时候了,小姑奶奶还有心情开玩笑!见李丹面有怒色,赵静笑嘻嘻的说道:“不过我记得路。”   “啊?好好好,咱们马上去!”李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,赶紧催促司机开车。   “那你也得等我去开车呀,这么急干什么?”   “靠,你那破车,丢大街上都没人要!”   “晕……”   正文 第一四五章(上)   名车,IBM笔记本,一身名牌西装,谁看到张少宇现在这个样子,也会羡慕不已。   湘江之畔,江边的草坪上停放着一辆BMW黑色轿车,在车子前面的地上,张少宇席地而坐,膝盖上面放着笔记本,正在放着儿童动画片,没有错,就是儿童动画片。   怀里,一个长得白白胖胖的小肉球正伸出小手在屏幕上面胡乱抓着。小家伙长得实在太可爱了,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滴-溜的转个不停,一直盯着笔记本的屏幕,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,估计是还不会说话。   张少宇爱怜的看着怀里的小东西,忍不住露出会心的笑意,伸手捏了捏唐闯圆滚滚的脸蛋儿。小家伙突然抬起头,看着张少宇,嘿嘿笑了起来,跟他爹一个样子,傻。   从唐闯出生开始,张少宇对这个小家伙就非常喜爱,视同己出。隔三差五,只有有空一定会去看看他。这几天没有什么事情,正好把小家伙给弄出来玩玩,也过过当爹的瘾。   看着唐闯,张少宇会忘记一切烦恼的事情,满心欢喜。上天要拿走他的生命,偏偏又降生了这个小生命。冥冥之中,张少宇感觉,这孩子就像是他生命的延续。   此时,赵静怀里抱着一大堆糖果走了回来,放地上一放,大声喘着气说道:“哎哟,累死我了。你看,买了这么多。”话还没有说完,手已经向小唐闯伸去,一把给抱了过来。张少宇好像很不放心,手一直搭在唐闯身上,一边叫道:“小心!小心!”   赵静把唐闯抱在怀里,拿嘴在他脸上亲着,笑容满面的逗道:“来,儿子,叫干妈!”   唐闯只会“格格”的憨笑,却不会讲话,那模样当真可爱得很。这时,他好像发现了什么,一双小手往赵静那傲人的双峰上抓去,手动,嘴也跟着动,一颗小脑袋直往赵静胸前拱。   “我晕,这小色狼!”赵静哈哈大笑起来。其实,这小家伙还没有断奶呢,一看到那饱满的胸部就想喝奶,跟色不色没关系。   张少宇把笔记本放在一边,开始在赵静抱回的那堆零食里面寻找起来。   “这个不行,太辣了,小孩子受不了。这个也不行,太甜,小孩子不能吃太多的糖。这个还凑合。”拿起一袋旺仔小馒头,撕开包装袋,取出一颗来放在唐闯的嘴边,小家伙张大嘴巴就吞了下去。   “我说你现在怎么像个家庭主妇似的?貌似你最近很闲?”赵静看着张少宇这副样子,好像不认识他似的。也难怪,张少宇最近的确很闲,以前比国务院总理还忙,现在突然什么也不用做了,还有时间带小孩子出来玩。   “累了,想休息一下。”张少宇淡淡的说道,注意力却仍旧放在小孩子的身上。   赵静突然想起前两天的事情来,李丹和她两人一起找到了当初张少宇看病的那家医院,还找了当初替张少宇诊断的那位医生。不过李丹这时候却借故支开了自己,跟医生私下聊了起来。   赵静虽然是个傻大姐,可她并不笨,李丹的行为让她很怀疑,回想起以前张莉曾经心急火燎的给她打的那个电话,她不由得把两年事情联系起来。难道少宇的病有什么问题吗?   “少宇,李丹找过你没有?”赵静突然问道。   张少宇似乎有些愕然,怔怔的看着赵静,疑惑的问道:“李丹?他不是在广州吗?”   “你不知道?他来了长沙呀,前两天我还碰见他的。”这回换赵静疑惑不解了,难道李丹来长沙,竟然没有找张少宇?这可不对啊,他们两个不是最好的兄弟吗?   张少宇显然并不知道这件事情,自言自语的念道:“这小子到长沙,怎么不找我啊。”   “他倒是来找过我,让我带他去你当初看病的那家医院。”赵静这时候的一句话,把张少宇惊得魂飞天外!去医院?那这样说来,赵静知道自己的事情了?看也不像啊,她还和以前一样,没有什么不同。   “少宇,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?”赵静盯着张少宇的眼睛,缓缓的问道。张少宇总算松了口气,看来赵静并不知道事情的原委。仅马上,张少宇又紧张起来,回为他知道,这世上唯一能看穿他心事的女人就在面前。   若无其事的笑了笑,张少宇摇头道:“怎么会?我有什么事情瞒过你吗?”   “切!你拍电影的事情不就瞒着我?还好意思说,没良心的东西!”赵静愤愤的说道。张少宇闻言不由得哑然失笑,这丫头居然还记着这件事情。   正要说话,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。一听到手机铃声,赵静怀里的小唐闯立刻来了兴趣,他好像知道张少宇的手机放在什么地方,从他干妈怀里探出身子,伸出一双白白的小手向张少宇的身上抓去。   “别乱动,你干爹有正事呢。”赵静将他抱了回来,贴着脸亲了亲。   掏出手机,一看竟然是吴济的号码,张少宇不由得皱了皱眉头。自己已经告诉过他,不管什么事情他自己处理就行了,自己全权托付给他,怎么还会打电话?   “喂,少宇啊,你快来一下,出事了。”吴济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张少宇吃了一惊。   “出什么事情了?你处理就行了嘛。”张少宇问道。   “从美国请来的那队特技制作团队的人吵着要换酒店,说这里的条件不好。还鸡蛋里面挑骨头,嫌这样不好,那样不好,我他妈头都大了。”吴导满腹牢骚,显然极度不满。   张少宇挂断电话,无奈的摇了摇头,说出了一句脏话:“操!”   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情了?”看张少宇这个样子,赵静早把刚才询问张少宇的事情忘在脑后了。   张少宇看了她一眼,冷笑道:“妈的,美国鬼子在闹事,估计是想坐地起价。”   “那怎么办?你的片子正在后期制作,可离不开他们啊。”赵静也开始担心起来。   张少宇却似乎并不以为意,从地上站了起来:“这世上离了谁地球照样转,外国人有什么了不起的?惹毛了老子,把他们赶回去!妈的!”   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张少宇这副粗陋的样子,赵静反倒开心了,好像看到了从前那个“小流氓”。这些日子以来,张少宇仿佛换了一个人,沉静得像水一样。现在这个样子,才是自己认识那个张少宇。   “那你赶紧去处理一下吧,我送小家伙回去。”赵静说道。张少宇像是不高兴,点了点头,目光触及她怀中的唐闯,又笑了起来。   “小家伙,干爹要走了,你要听话啊。”伸出手,捏了捏小家伙的胖呼呼的脸蛋儿,张少宇笑得很爽朗。小家伙似乎听懂了这句话,张开小手就向张少宇扑去。张少宇笑了笑,转身走了。   “哇!”背后的小唐闯一见张少宇走了,立刻哇哇大哭起来。慌得赵静赶紧哄他。   开着车来到喜来登酒店,刚出六楼的电梯,就望见吴济站在一个房间门外吸着烟,显得很郁闷的样子。见张少宇到来,快步迎上。   “你总算来了,妈的,我都上火了!”吴济愤愤的说道,看来是让那帮老外气了个半死。   “不要急,天塌不下来。”张少宇轻笑道,随即绕过吴济,向房间里面走去。宽大明亮的房间里面,几个老外正摆出一副罢工的模样,坐在电脑前面,有的吸着烟,有的小声的聊着天。   张少宇进来之后,有一两个人回头望了一眼,又去干自己的事情了。他们大概不会想到,这位年轻的小伙子,就是他们的老板。一个戴眼镜,斯斯文文,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站在屋子的角落,不时扶一扶眼镜,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。   “他是翻译?”张少宇扭过头向身后的吴济问道,吴导小声的说了一声是。   “问他们,为什么不开工?有什么问题可以向我反应。”张少宇对那翻译说道。没想到,那翻译不但没有按张少宇的话翻译过去,反而问张少宇道:“你是谁?”   张少宇倒没有怎么样,吴济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真是不知死活,连张少宇也不认识。   “注意你的话,他是张少宇。”吴济低声喝道,那翻译脸色变了变,转过身去对着那群老外说了几句英文。   一个身材高大,估计有一米九几,头顶有些秃的中年老外站了起来,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张少宇。后者把手往西装口袋里一插,平静的看着他。   老外实在不敢相信,不远万里把他们从美国请到中国来的老板,竟然是如此年轻的一个中国小伙子。打量了一阵之后,他面无表情的对那翻译说了几句话。那翻译似乎对他们态度又不一样,非常殷勤的点着头。   “布鲁斯先生说,这里的条件太差了,他们要求换更高级的酒店。另外,这位吴先生的态度很恶劣,美国朋友要求他当面道歉。”   “什么玩意儿?让我道歉?你他妈……”吴济看来是真怒了,张嘴就骂。张少宇举起一支手,制止了吴济的冲动。这时,所有特技制作团队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这位年轻的老板,想看看他如何处理这件事情。   张少宇的脸上,看不出来任何不满的样子,看了看高出他不止一个头的美国人,盯着他说道:“Thisischina,notAmerica,wheninRome,doastheromesdo!”   美国人突然扭过头,神色异常严肃的对翻译讲了几句话,那翻译扶了扶眼镜,对张少宇说道:“美国朋友说,如果不答应他们的要求,他们有权罢工,停止工作。”   张少宇突然笑了起来:“哈哈,罢工?吴导,麻烦你把合同拿过来。”吴济应了一声,不多时,从自己的房间拿了合同过来,递到张少宇的手上。   翻了翻合同,张少宇脸上笑意更盛,扬了扬手中的合同,笑道:“合同上面写得清清楚楚,美方人员的食宿,由我方负责。但并没有注明食宿条件,你问他们信不信,我马上让他们去车站小旅馆住?”   正文 第一四五章(中)   翻译很不情愿把张少宇的话转达给了那美国人,美国人听了之后,勃然变色,嘴里哼哼叽叽的不知道说些什么,这一次,那小子却不翻译了。不过可惜,这一次张少宇不用翻译也知道他在说什么,因为张少宇懂的英文不多,上大学那会儿知道的英文单词就三个,YES,FUCK,BYEBYE,恰好,刚才那美国人嘴里就有其中一个。   “孙子,骂人谁都会,不要惹毛了我,如果不想干,马上给我走。不过事先需要按照合同,赔付我酬劳十倍的违约金。”张少宇狠狠的说道,双眼之中,寒光陡现。   气氛很尴尬,双方都陷入了沉默,张少宇却是凛然不惧,合同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,不怕他们不做。   “你们最好搞清楚,是我请你们来的,我是你们的老板,不要拿美国人那种优越感在我面前显摆。只要你们尊重我们,我才会尊重你。”张少宇适时的补上一句。   终于,美国人妥协了,点了点头,耸了耸肩膀,双手一摊:“OK,BOSS。”   张少宇微微一笑,正要转身走,突然又折了回来:“另外,我提醒一句,如果不是能按时,交质交付,损失可也是由你们负责的。”   “YES,BOSS。”美国佬无奈的说道,一脸的苦笑。   张少宇满意的点了点头,转身向外走去,刚走出没两步,又停住了,再次转过身,看了那翻译小伙子一眼:“去结算你应得的酬劳,你可以走了。”言毕,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。   吴济的房间里面,他正来来回回的屋子里走来走去,一边吸着烟,一边笑道:“嘿,妈的,真解气,看来这美国人也是欺软怕硬的!”   “他们也就那点能耐,你一硬他就软了,越南战争,朝鲜战争,哪一次不是?现在我是他们的老板,他们不过是给我打工而已,哈哈!”张少宇坐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轻轻的晃着。   吴济看着自己这个最得意的门生,真是越看越喜欢,年少得志,身家亿万,身边美女如云,妈的,全天下的好事怎么都让这小子给占尽了?   “嗯?你这眼神不对头哦。”张少宇笑了起来。   “少宇,我在想,你小子上辈子一定是个大善人!要不然这好事怎么全都让你给占了?老天爷为什么不来点什么不幸给你,全他妈是好事,哈哈。”   听到吴济这句话,张少宇一怔,随即叹了口气,不幸?难道我还不够不幸吗?我现在随时有可能翘辫子,不知道哪一天双腿一伸,玩完了。   “吴导,你们最近干得怎么样?估计还要搞多久?”张少宇突然问道。   “不错,真不错,这群家伙虽然嚣张,可人家手底下有真功夫,那画面,那效果做得简直绝了。少宇,我敢打包票,这次肯定赚了!”吴济的脸上,此刻洋溢着从未见过的自信。   “那就好,我已经跟中影集团谈好了,片子由他们全权发行,北美市场和欧洲市场也正在接洽之中,呵呵,没什么遗憾了。”张少宇的语气很奇怪,吴济听得眉头一皱,什么叫没有遗憾了?年纪轻轻的,说话跟七八十岁老爷子似的。   “我说你小子没事儿吧?怎么说话颠三倒四的?”吴济奇怪的问道。   张少宇淡然一笑:“没事,对了,我想了一个主意,等片子出来以后,我准备在北京天坛公园,搞一个盛大的全球首映典礼。所有演员全部出席,相信,那会是一次华人电影界的盛会。”   吴济点头表示赞同,目前,《邪神》的造势活动已经全面铺开,不管是传统媒体,还是网络上面,《邪神》的宣传活动正进行得如火如荼,相信全国所有的观众都对这部影片很期待。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影片,就要横空出世了。它必将为中国本土玄幻电影,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。   而这一切,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眼前这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。   旧的一年过去了,新的一年即将来临,都说新年新希望,可张少宇没有这种感觉。因为,离医生告诉他的两年之期,越来越近了。   现在的他,心态非常平静,这段时间,他什么也没有管。平时有空的时候,他上上网,听听音乐,隔三差五的去逗逗小唐闯,日子倒也过得清闲。   不过这种日子,在《邪神》的后期制作完成之后,也就划上句号了。作为该片的投资老板和男主角,他不得不随着剧组到全国各地出席各种宣传活动。   此时传来好消息,由中影集团出面洽谈,华谊兄弟影片拿下了该片在北美和欧洲的发行权,《邪神》将在全世界范围内,同步公映。亿万观众拭目以待,想看看这部号称中国首部本土玄幻电影究竟是什么样子。   一月八日,北京天坛公园,《邪神》全球首映礼在这里开始。   刘德烨,张少宇,梁朝委,金喜善等该片主要演员云集,星光璀璨。八万余名观众齐聚这里,见证中国玄幻电影的崛起。   典礼受到全国各大媒体的追捧,甚至国家文化部的官员也应邀出席,出足了张少宇面子。《邪神》在全球范围内的公映正式展开,成绩如何,就请大家擦亮眼睛,走着瞧了。   这日,张少宇刚从北京赶回来。回到家,他什么也没有做,赶紧给天地人律师事务所的胡律师打了一个电话。这些天,你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越来越差,腹痛也越来越严重,人都瘦了一圈下来。   大限就快要到了,张少宇心里很清楚。   呆呆的坐在沙发上,张少宇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。这人死了以后,会有魂魄吗?如果真的有,那魂魄会飘到什么地方呢?如果可以的话,张少宇希望自己的魂魄,可以一直守侯在……   纵观自己走过的二十几年,大部分都虚度了,可最后这段时日,自己过得很充实,想做的事情都一一做到了。耶稣不是讲过一句话吗,人一生下来就信上帝,跟临死之前大彻大悟信上帝,是一样的,都可以在死后升上天堂。   这样看来的话,自己这一生,还是没有白过。对朋友,对家人,可以说问心无愧了。   “嘭嘭嘭!”有人大力敲打着房门,这个时候,来的会是谁?张少宇饶有兴趣的猜测着,会是张莉吗?还是赵静?又或者是唐奎?   打开门,张少宇愣了,门口站着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年轻人,玉树临风,英俊潇洒,竟然是李丹。他的身后,还站着两个身材高大,神情剽悍的兄弟。   “你怎么来长沙了?什么时候来的,也不通知我一声。”客厅里面,张少宇扔过一支烟,笑问道。李丹接过烟,看了他一眼,不动声色的问道:“你不是不抽烟了吗?怎么现在又抽起来了?”   “叮”一声打开打火机,张少宇点上烟,吸了一口,望着自己吐出的圈圈烟雾,笑道:“不知道,就是想吸两口。”   “我来长沙一个多月了,只是没有告诉你而已。”李丹看着张少宇说道。多年的兄弟,那份情义,自然不用多说,这一个多月,李丹一直在长沙各大医院奔波着。拿着从张少宇当初看病的那家医院拿来的病历,透视片,李丹跑遍各大医院,问了无数的医生,都异口同声的断定,的确是癌症。   正当李丹绝望之际,一个医生对此提出了异议,表示不一定是癌症,希望可以带病人再来复查一次。李丹今天来,就是为了这个目的。   “在这个时候,你还能看我,我很开心。”张少宇笑容怪异,说话的语气也不急不缓。   李丹却突然冒起火来:“你能不能别做出一副交待后事的样子!”   张少宇并没有因为李丹的冒火而生气,笑了笑,往沙发上一靠,舒展四肢,仿佛很舒服的样子。现在,他觉得浑身上下都很轻松,甚至有了一丝飘飘欲仙的感觉。   “兄弟,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鸟之将亡,其鸣也哀。听我一句劝,我唯一放心不下的,就是你了。我以前说过很多次,我知道你肯定没有听进去过。可现在,我没有机会再说了,趁早收山,你现在有资本,完全可以漂白上岸。打打杀杀终究有玩完的一天。”   “这些我知道,现在不说这个。走,跟我去一个地方!”李丹根本没有把张少宇刚才的话放在心上,一直惦记着自己今天来的目的。   “去哪里?我现在哪里也不想去,就想在家呆着。”张少宇轻笑道。   “你听我说,我跑了很多医院,有家医院的主治医生说,你这未必就一定是癌症,让咱们去复查一下。你现在就跟我走,说不定是误诊呢。”李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严肃认真过。   张少宇摇了摇头,兄弟这份情义,还是让他很感动的,望着面前这个跟自己一起“出生入死”的兄弟,他伸出手,拍着李丹的肩膀:“谢谢,我的病我自己知道,没用的。”   “说什么东西,你他妈有点信心好不好?哪怕只有一线希望,也不能放弃,这不是你教我的吗?怎么换到你自己身上,就不管用了呢?”李丹实在是有些冒火了。   张少宇沉默不语,李丹等了半天不见动静,突然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张少宇抬起头望着他,不知道他要干什么。   “你是我大哥,我一直很敬重你。可今天这事,你去也不得,不去也得去!”李丹的话没有半点的犹豫,似乎张少宇如果不同意,他就要……   张少宇目不转睛的看着他:“本事见长了?你想干什么?有种动我一下试试,虽然身上有病,可功夫还在。”   正文 第一四五章(下)   李丹狠狠咬了咬牙,面容有些扭曲了:“是,我是没那个胆子动你,可他们不一样。”言下之意很明显了,说的就是旁边肃立着那两位体格健壮的大汉吧。   张少宇脸色渐渐变得阴沉起来,这两兄弟都是一个臭脾气,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,张少宇索性坐在那里,倒想看看李丹能把他怎么样。   “动手!”李丹突然大喝一声,两个手下闻声而动,猝起发难,同时向张少宇扑了过去,显然是刚才来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的。   张少宇勃然大怒,挥拳头就要向当先一人脸上打去,没想到这两个家伙还是练家子,反应极快,一晃头就避过去,一左一右架住了张少宇,一把给提了起来。   张少宇正要挣扎,也凑巧了,突然在这个时候,腹部剧烈的疼痛起来,脸色立刻变得煞白。   “带走!”李丹一挥手,两个手下立刻架着张少宇,飞也似的向外面奔去。事出无奈,李丹也是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,若是平时,他怎么也不会这样对张少宇的。   李丹那辆黑色加长凯迪拉克轿车里面,张少宇脸色苍白,紧紧咬着牙关一言不发。他的两只手被两个壮汉一左一右死死架住,半分也动弹不得。李丹坐在他的对面,一直不敢抬头看他。   张少宇可是练过的,以前大架小架没有少打,而且近年来跟着唐奎学了几手,对付这两个人不在话下。可怪就怪在他突然发病,而且这几天他身体很虚弱,一直忙于工作,已经整整三天没有睡过觉,而且因为胃口不好的原因,连饭也没有怎么吃。所以,才会这么容易让他们制住。   不久,来到医院,两个壮汉在李丹的指挥下,把张少宇押下车,就要向医院里面奔过去。   “靠,放开!我自己去,这样行了吧!”张少宇一使劲,想甩开两人,居然没有成功!   李丹看了张少宇好大一阵,才挥挥手,让两个手下松开他。张少宇愤怒的盯了他两个家伙一眼:“妈的,也是今天小唐不在,要不然,哼哼……”说完,径直向医院里面走去。   透视,照片,X光,凡是能用上的检测设备,医生都用了一个遍。张少宇在里面检查的时候,李丹就在外面的走廊上心神不宁的抽着烟。这可是最后的希望了,如果再次判定张少宇得的是癌症,那……李丹不敢想下去了。   检查室的门开了,张少宇穿着衬衣,西装搭在肩膀上,一边打着领带,一边走了出来。   门诊室里面,医生拿着各种报告一一仔细的核对,最后告诉李丹他们,为慎重起见,一个礼拜之后,来拿结果。   李丹的车上,两兄弟面对面的坐着,你看我,我看你,谁也没有说话。李丹突然打了一个响指,手下的兄弟心领神会的从车上专设的酒柜里面拿出一瓶红酒,倒上两杯,递到他们的手里。   “来吧,让暴风雨来得猛烈些吧,想打想骂随便你,要想杀我,这里有枪。”李丹说着,还真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枪,递到张少宇面前。   张少宇盯了他一眼,笑道:“非法持枪可是重罪,小心老子去公安局举报你。”   一听张少宇这话,李丹知道,他没有生气,把枪收了起来,举起了杯子。张少宇摇头一叹,也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。高脚玻璃杯相撞,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。   酒很醇,像丝绸一般的细滑,香气很浓,肯定不会是凡品。再看看这车,没几百万恐怕拿不下来。李丹这小子,倒也是会享受。   “有钱也不是你这么个用法,跟山西煤老板似的。”张少宇笑道。   “你的话怎么跟赵静一样?她也是这么说我,说我没你有钱,捧场摆得比你还大。”李丹脸上,有了笑容。   张少宇笑而不语,细细品着美酒。   李丹端起手中的酒杯晃了晃,看着血红的酒在杯中荡漾,突然问道:“少宇,如果这次复检,结果还是一样……”   “那就是我该死,谁也阻止不了。”张少宇抿下一口酒,轻松的说道。此时的他,虽然脸色苍白,双眼红肿,可却显得异常精神。李丹听到这话,心里不觉一凉,想起一个词来“回光返照”。   有一个问题,埋藏在李丹心里很久了,可一直不敢问,或者说,不好意思问。   “少宇,我能不能问你一个私人的问题?”李丹突然变得如此有礼貌,倒是让张少宇有些不习惯。这小子装什么正经,以前连老子内裤有几种颜色都知道,现在倒还客气起来了。   “问吧,妈的,装模作样,还真把自己当成绅士了。”张少宇冷笑起来。   “杨婷瑶,张莉,赵静,你到底喜欢哪一个?”实在没想到,李丹问的居然是这个问题。   张少宇被一口酒呛住了,咳嗽连连,一张脸涨得通红。这个问题,张少宇也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,以前,他也很郁闷,甚至有些弄不清楚自己的想法。   没有错,这三个女人,都是非常优秀,而且对自己都是真心诚意。人心都是肉长的,自己深深被她们感动着。自问,自己并不是一个多情的人,可为什么就弄不清楚究竟喜欢谁呢?   杨师姐一直对自己非常照顾,在自己最困难,最失意的时候陪在自己的身边,可谓是患难与共。而张莉,不说她跟自己以前的事情,单说现在兢兢业业的为自己打理着生意,将奇宇轩昂广告公司弄得有声有色,这份心意,也难能可贵。   而赵静呢,这个美貌无双,身上流着自己血液的女人,从一开始就把整颗心放在了自己的身上。她纯真,善良,甚至有些傻大姐的味道,作为一个男人,如果说自己没有动过心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   看着酒中的美酒,张少宇又沉默了,突然,他扬起头,嘴角挂上一抹笑容:“你猜猜看。”   李丹见他一副深沉的模样,倒真的费心思量起来,跟张少宇这么多年交情,自然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   对待感情上,他的观点跟自己截然不同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张少宇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男人。他当初能守着张莉五年,已经被老同学们公认是一个奇迹,也是高中同学中,结婚呼声最高的。   可后来却出了那么一件事情,张莉跟他分手了,让他很受打击。不过要知道,张莉之所以那样做,目的完全是为了少宇。他今天能有如此的成就,成为华人娱乐圈最闪亮的一颗明星,张莉居功至伟。而现在,张莉正费尽苦心,替他打理着生意。少宇是一个念旧的人,是一个重情义的人,对于张莉,他必定割舍不下。   再说这个赵静,认识她纯属巧合,不过这丫头厉害,野蛮女友,率直可爱。最要命的是,这个女人拥有与生俱来的美貌,而且对张少宇一往情深,从未动摇过。如果选择她,也在情理之中。   而杨师姐呢?这个女人,应该是天下男人都梦寐以求的类型。贤惠,大度,做事有分寸,识大体,顾大局。在少宇最困难的那段时间里面,她不离不弃,一直守候着,从无怨言。选择她,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   想到这里,李丹苦笑起来,他现在能够体会到张少宇有多难了。面对如此优秀的三个女人,即使换成是自己,也不知道应该选择哪一个。谁都不愿意割舍,而又谁不愿意伤害,难,难啊!   “少宇,我现在开始同情你了。”李丹突然说道。   “哈哈!”张少宇放声大笑起来,他明白李丹这句里面的含意。同时,又